联系人:慕容明月
电 话:124324567980-
手机号:12346132768985
传 真:765434657687
地 址:地球人
  为什么经济学家我更推崇林毅夫,而不是张维迎?【眉山论剑】>>您当前位置: > 百汇娱乐开户 >

为什么经济学家我更推崇林毅夫,而不是张维迎?【眉山论剑】

作者:admin 时间:2021-11-11 16:56

html模版为什么经济学家我更推崇林毅夫,而不是张维迎?【眉山论剑】

观视频的网友们大家好,我是眉山剑客陈平。知彼知己,纵横天下。现在我就要给大家介绍一个非常简单的,识别不同经济学流派的,它的方法论的基点在哪里。

我前面讲过,科学革命最重要的进步在什么地方呢,在研究问题的时候,改变自己的参照系。

每个时代提出不同的问题,就会完全改变他的观察的参照系,同时也改变他们很多对现实问题处理的方法。

那么我今天要批评西方经济学的什么,他们还处在托勒密的时代,他们还是地心学说,而且他们的变量还只有一个变量,这个变量是什么呢?就是西方经济学的价格万能论,就只有价格一个变量。

识别不同理论的参照系

所以张维迎在他最近演讲里面提出来的经济学家的使命,是要捍卫市场,经济学的理论是要有一个正确的好的市场经济理论,那么我的回答呢,

张维迎说了半天的市场,他讲的什么市场,他都没讲这个市场说白了就是价格,或者用他的通俗的话来讲,就是钱,但是张维迎已经不懂货币理论了,为什么呢?因为西方国家现在政府专制,主导市场的最霸道的机构是什么?是英国央行,是美联储。在这一点上,你们就知道张维迎他在方法论上的参照系是什么。

实际上是地心说,而这个地心的依据是谁?当然不是最早的市场经济巴比伦,也就是现在的伊拉克的这个市场,也不是中国商代或者周代的市场,而是什么时候的市场呢?是张维迎念念不忘的殖民主义的鼻祖,大英帝国黄金时代英国的理想主义,其实也跟英国的现实没有关系。所以他讲的参照系,他要捍卫的正确的市场理论,说白了是殖民主义高峰时期的大英帝国。

那么我觉得现在在国内外华裔经济学家里面做的最好的应该是许成钢。我讲好,是在西方的主流经济学杂志上,在中国的主流经济学杂志上都可以发重磅文章不算,还可以获得大奖。本人当然没有这样的殊荣。

许成钢最近在回忆科尔奈的软约束理论的主张,以及他最近在牛津大学的新思维经济研究所发表的讲演,就怎么破除中国的经济的神秘感呢,他提出来的理论也在北京讲演过,叫做分权竞争的威权体制。他这个威权叫Authoritarian,就是呼应科尔奈对中国和俄国经济的定位,认为现在对西方自由主义经济威胁最大的是中国和俄国的威权体制。而在这个方面呢,许成钢在中国和在英国大力地倡导。但是许成钢非常有意思,他的参照系是谁呢?和张维迎不一样,因为他已经很知道大英帝国是衰落了,所以他的参照系是和中国同时期的美国的人均GDP。他把1950年到最近2010年以后的中国的人均GDP算一个比例,美国是二战大战以后的霸权的最高峰,中国是在抗日战争和内战以后,经济的最低谷,拿来作为评价中国前30年和改革的初30年的这些成就,都不足以来比较中国最近10年的成就。

最近10年什么成就呢,许成钢的解释非常简单,就是中国的宪法修正案里面承认了私有产权,所以许成钢认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巨大的成就,唯一的动力就是实行私有制,而且现在的私有制还不够完全。但是他完全不提他的老师所在的东欧,然后还包括美国,也包括拉美,所有其他国家,要么比中国还实行激进的休克疗法,也就是私有制,要么从来就没有实行过公有制,为什么他们的经济表现远远不如中国?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所以我们的读者可以去到网上或者视频上去调一下,来看一下张维迎他的论据,宝记官方网站是多少,许成钢的论据到底是什么。

学派之争,不以意识形态标签论英雄

其实我还应该和大家推荐,留美经济学会的实际的创立者之一,杨小凯,他和我研究的是同一个问题,就亚当斯密的劳动分工,但是我们俩的研究方向是完全相反,他就相信英国的宪政,所以他认为英国的宪政是他的观察的参照系,那么世界各国都应该向英国的宪政演化,动力是什么呢?动力就是他相信的科斯的交易成本理论,以为经济发展过程里面,交易成本是降低的,是制度演化的动力,所以世界最后都应该向英国的宪政趋同。这个结论和今天张维迎的结论是一样,但是方法论不一样,因为杨小凯是很认真的在做数学模型。

但是我的观察和杨小凯正好相反,因为后来的诺斯也是得诺奖的经济学家,开始以为美国要比西班牙的殖民主义先进,是美国的交易成本要比西班牙低,最后研究美国自己1870年代到1970年代的变化,发现美国的交易成本从25%增加到50%,和交易成本理论是完全相反,和我的猜测是一致的。所以这点上杨小凯的劳动分工的演化理论是趋同的,趋向均衡的,是收敛的,我的演化理论是和熊彼特一样,是开放的,是发散的,是多样化的。

所以在这点上来说,我给大家一个提醒,就是你们去看不同学派辩论的时候,不要被他们贴着左和右的意识形态的标签所迷惑,而是看他观察世界到底以谁为参照系。

我期待看到的“高手过招”

那么这里面我要推荐几个中国经济学家的工作。虽然有些人我也公开的和他们争论,但是他们都是学有所成的,是认真的经济学家。不是只是为了夸夸其谈,在这一点上呢,能够在学术阵地上公开的争鸣,对提高中国主流经济学的认识水平,还有大众的普及程度,以及在世界上的影响,我想都有好处的。

我们大家非常熟悉的林毅夫的新结构经济学,他非常认真的在总结中国模式的经验,但是他总结的方式呢,是在新古典经济学的框架里头,缺少创新的和企业家的因素。所以在北京大学国发院召开的林毅夫和张维迎的产业政策的对话,其实没有对起来,相当于鸡和鸭的对话。这点上我要推荐温铁军的新农村,还有10次危机的研究,我认为是可以和林毅夫老师对话的。还有这一次周文老师提出来的大国兴衰论,是去西方中心的中国视角,正好是可以和许成钢张维迎对话的,也可以弥补林毅夫老师的不足。当然我也非常推荐史正富老师,他提出来的超常增长论,实际上是真正推进了凯恩斯经济学。而张维迎误把凯恩斯经济学当成均衡理论,他说错了,凯恩斯是非均衡理论,古典经济学才是均衡理论。中国今天要有当年凯恩斯和哈耶克对话的水平,我认为大家应该听一下史正富和林毅夫和温铁军他们的对话,那才能有类似的风格,但是张维迎和许成钢还要好好的补一点历史的课程。

好,知彼知己,纵横天下。我希望中国的各级领导干部和经济学家,还有年轻的学生要打开眼界,重新了解和参与世界和中国的百家争鸣。而核心问题就是一个,你在选择你的方法论的时候,以哪一个学派,哪一国家的经验和视角作为你的参照系,而不是单方面的站队。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上一篇:澳门金管局:“跨境理财通”运作顺畅 已有近四千名居民开户 _1
下一篇:没有了